当前位置:华夏生活门户网 >> 今日财经 >> “库存消失”成为冰山一角 第三季度减值12亿 广州琅岐路在哪里?

“库存消失”成为冰山一角 第三季度减值12亿 广州琅岐路在哪里?

发布于:2020-11-15

被“玄机”包围的广州琅岐,接下来该如何围捕剧情?

制作|每日财务报告

作者|陆明霞

这位2019年底收到巨额拆迁资金的“暴发户”,不到一年就成了问询者。广州琅岐(000523。老牌日化公司SZ在遭遇“库存消失”后,开始进入一个多事之秋。受许多坏消息的影响,该公司的股价最近大幅下跌。

据公开信息,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广州朗奇经历了从董事长兼总经理到首席财务官兼董事会秘书的人事变动。事实上,这两年来,广州朗奇延迟披露半年报、逾期债务、库存盘点异常等事件层出不穷。除了悬而未决的案件,他们披露的三份季度报告也令人惊讶。公司前三季度亏损扩大到11.7亿元。广州朗奇1993年至2019年累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5.34亿元。

“缺失”的库存只是冰山一角

洗衣粉“跑了”,闹得很大。28年净利润“零”,少了5.72亿元洗衣粉,瞬间亏损近6亿元。在一系列打击下,广州琅岐股价近期一路下跌。9月25日至11月10日,股价下跌近40%,市值蒸发超过10亿元。

11月10日,广州琅岐收盘下跌2.12%,每股仅3.69元。广州琅岐近6亿元的失踪库存一经曝光,不少投资人不满,说:“货带翅膀飞?

令人惊讶的是,最新数据比最初的5.72亿元高出52%。11月3日,广州朗奇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

广州朗奇在复信中表示,根据自查情况,公司已获得证据表明,贸易业务中账实不符和其他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合计8.67亿元。

有问题的仓库也比前两个仓库至少扩大了6 ——个。除了瑞丽仓、汇丰仓,还有四川1、2仓,广东2、3仓,以及其他已经发出的账不一致的货物。此外,今年上半年很多仓库表现正常,但下半年突然出现账实不符的问题,异常奇怪。

在四川库区,公司相关人员分别于2019年11月27-29日、2020年1月13-15日和2020年6月11-13日前往四川库区的4个仓库,库存记录无异常。

然而,今年9月28日至29日,公司库存检查小组走访了四川库区四个仓库的仓储方,仓储方确认两个仓库(四川1号仓库、四川2号仓库和黄林仓库除外)的库存金额为1.34亿元,与公司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账面不符。还有广东库区。

经过多次盘问,一切正常,但短短一个月,结果却大不相同。比如今年9月10日“无异常显示”,10月13日出现“不匹配”、“不完全一致”。不仅如此,一些大众媒体报道广州琅岐重现新的神秘。

在这些交易对手中,共有6家公司(2家供应商和4家客户)在今年9月29日前共用一个电话号码,一些企业的现任或前任股东和董事的地址重叠。

被“玄机”包围的广州琅岐,接下来该如何围捕剧情?《每日财报》会继续关注。

收入净利润长期偏离,第三季度减值12亿

广州朗奇成立于1959年。广州朗奇的前身是广州石油化工厂。公司成立的同一年,引入了硬化油,结束了中南地区无法生产硬化油的历史。

1993年,他登陆a股市场。作为华南地区历史最悠久的洗涤剂生产厂家之一,他的公司以朗琪为核心品牌,还拥有高富力、田丽、万里、洁能净等品牌,专注于洗衣粉、液体洗涤剂、日化洗涤材料等。

巅峰时期是中国三大洗衣粉品牌之一。上市近30年的广州琅岐,近几年发展并不尽如人意。从业绩来看,2017年至2019年,广州朗琪的营收分别为118.11亿元、119.74亿元和123.97亿元,但扣除非归母后的相应净利润仅为1893.11万元、2219.79万元和1115.72万元,三者相差严重。

10月30日,广州朗奇正式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1-9月,广州朗奇实现营收53.42亿元,同比下降47.81%;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为11.7亿元,而去年同期(调整后)为4200万元,同比由盈利转为亏损。

《每日财报》注意到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为-13.1亿元,同比下降706.3%,本期净利润亏损11.7亿元,超过此前预测的第三季度累计亏损8000-10亿元。巨额亏损的背后是巨额的资产减值准备。

据广州朗奇披露,经过对公司及其子公司各项资产的全面检查和减值测试,今年第三季度各项资产减值准备高达12.09亿元,计入当期损益。此外,广州朗奇的资产负债率从2015年的64.26%上升至79.54%。

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负债总额达68.7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和应收账款分别达26.95亿元和20.33亿元,巨大的财务压力可想而知。近日,广州朗奇新增银行账户冻结,该账户冻结金额为5770万元;截至目前,公司已冻结28个银行账户,累计冻结资金余额8100万元。

落选的拆迁户先打雷,人员地震发生

有业内人士认为,广州琅岐这一波“骚操作”,很像是“资金体外循环”的诈骗方式。

至此,广州浪奇的财务漏洞是否见底?答案还不清楚。库存“跑路”时间曝光已经一个多月了,事情的真相还在迷雾中,投资者要警惕。也许广州琅岐的经营管理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每日财报》注意到,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广州琅岐发生了一次大“地震”。2019年5月,董事长傅辞职;五个月后,公司原首席财务官兼首席财务官王英杰因达到法定退休年龄而辞职,不再担任公司职务。

有业内人士告诉媒体,粉碎广州琅岐商贸事件是新管理层的意图,没人想接手,只是一堆坏账。2020年4月,公司总经理陈建斌辞职,调任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但继续担任广州朗奇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副董事长。公司聘请钟连军接替总经理。

7月,广州朗奇称,公司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个人原因在任期届满后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而是继续担任公司其他职务,公司聘请谭继任董事会秘书。随后,陈建斌辞去副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黄强辞去战略委员会委员、独立董事职务,辞去审计委员会召集人、独立董事职务,傅、等8人集体离职。

去年12月,广州朗奇宣布拟收购储备的土地位于天河区黄埔大道东128号,面积约12万平方米。基于2016年9月28日,至

所以这个土地收储最多能给广州琅岐带来25.69亿。但是近26亿元的天价拆迁款并不能填补广州琅岐的坏账“黑洞”!截至2020年9月30日,广州朗奇业务应收贸易账款账面余额为30.66亿元,逾期金额为26.35亿元,预付贸易账款账面余额为16.42亿元,账龄超过90天的金额为9.61亿元。

应收及预付坏账金额较大,意味着广州朗奇因现金无法回笼,经营状况可能进一步恶化。《每日财报》会继续关注公司的后续流程。

标签: 亿元 广州 浪奇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
本类推荐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