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华夏生活门户网 >> 今日财经 >> 华尔街六大银行四季报:投行业务忽冷忽热 总资产每年增长15%

华尔街六大银行四季报:投行业务忽冷忽热 总资产每年增长15%

发布于:2021-01-23

截至当地时间1月20日,随着摩根士丹利2020年第四季度业绩报告的发布,包括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集团、富国银行、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在内的美国六大银行均已上交了“成绩单”。期间,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的净利润分别增长42.44%、51.18%和135.05%,这得益于投资银行、FICC(固定收益、货币和商品)和证券业务的火热市场。但受疫情影响,银行业审慎管理贷款业务,减少对零售客户和中小企业的贷款。相关业务分别拖累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同期净利润21.8%和7%,富国银行同期净利润同比小幅增长4.14%。

第四季度报告发布后的一周,美国股市三个月飙升40%左右的大银行都不同程度地被抛售,其中花旗的抛售压力最大,累计跌幅超过10%。但投行分析师无视银行高管的风险警告,仍在最新的投资推荐中寄望于银行股票回购、经济复苏、投行业务繁荣,继续将“买入”赌注押在大银行身上。

投行业务是两天

六大银行最新季报显示,由于全球股市火爆,大宗商品周期性上涨,以及去年第四季度并购活动增多,很多银行的投资银行家和交易员可谓是大丰收。但面对美联储严峻的压力测试,银行普遍不愿意放松信贷业务,这也体现了“晴天送伞,雨天收伞”的业务特点,使得受疫情冲击的零售客户和中小企业难以利用银行杠杆渡过金融难关。

摩根大通是“最赚钱的银行”,净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达到292.24亿美元和121.4亿美元。该行2020年全年净利润为291.31亿美元,换句话说,上季度净利润对全年的贡献率接近42%。

在第四季度的业务分类中,客户和社区银行、公司和投资银行对净收入的贡献分别为42%和38%,对净利润的贡献分别为36%和44%。以上数字反映出“大投行”业务的利润率明显高于商业银行业务。

高盛(Goldman Sachs)的投资银行家和交易员在本季度收获颇丰。本行2020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117.4亿美元,其中投资银行业务和全球市场业务增长强劲,分别同比增长27%和23%,达到26.13亿美元和42.65亿美元。

该行表示,在投资银行方面,M&A业务带来的投资顾问收入和股票保荐收入在此期间强劲增长。在全球市场的各种交易活动中,包括股票、债券、大宗商品,股票的交易业务是最好的,收益同比飙升83%,其中衍生品的交易量也大幅飙升。

摩根士丹利同期净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36亿美元和34亿美元。与高盛类似,摩根士丹利的M&A和股票赞助带来了巨大的投行利润,股票衍生品也带动了交易业务的强劲增长。总体而言,这些“大投行”被归为“机构证券”,是摩根士丹利收入占比50%左右的最大板块。

然而,该行第二重要的部门是资产管理,贡献了42%的收入,这清楚地反映了该行积极的扩张计划。2020年10月2日,公司完成了对在线财富管理公司E*TRADE的收购,以获得更多的客户和带管理费的资产管理账户。价格高达130亿美元的M&A,是2020年全球第三大金融M&A案例,说明摩根士丹利对资产管理业务的高度重视。

与上述三家投资较大的银行相比

富国银行第四季度总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79.3亿美元和30亿美元,同比下降9.17%和上升4.14%。富国银行作为美国拥有最大分支网络的商业银行之一,其业绩反映了零售客户和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市场。在此期间,富国银行消费银行和贷款以及商业银行的平均贷款余额分别同比下降2%和15%。

富国银行首席执行官查理沙尔夫(Charlie Scharf)表示,这一时期的表现“继续受到前所未有的商业环境和历史遗留问题的影响”。富国银行在2015年被评为全球市值最大的银行。然而,近年来,它已在风险控制管理,如“反洗钱”

s="linkNormal">中国银行为不当,屡屡遭到监管巨额罚款。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期内总收入201亿美元、净利润55亿美元,按年分别下跌1%、上涨12%。

花旗银行期内总收入165亿美元、净利润46亿美元,按年分别下跌10%、下跌7%。在公布业绩后,花旗银行连跌四日,累跌10.3%。

按照花旗银行的业务分类,在针对全球零售客户的业务上,该行收入按年跌14%至73亿美元,主要反映新冠疫情下,零售客户无论是使用借记卡还是信用卡消费的业务都大幅收缩。在针对全球机构客户的业务上,该行收入按年微跌1%至93亿美元,业绩反映了该行在并购、债券承保方面的疲弱。

行业集中度继续提升,投资者密集建仓

过去三个月中,美股投资者也展开了对美国银行股的一轮密集建仓,令上述六大行累计升幅介于33%和50%,动态市盈率从单位数升至10倍至13倍。

在此期间,利好银行股的消息不断,一方面在2020年12月18日,美联储在完成了对大银行年内第二轮压力测试后,出于对测试结果的乐观,表示对银行股票回购进行放行;另一方面,被视为无风险利率的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路狂飙,自去年10月末至今年1月20日,从0.8%左右一路上升到1.1%,升幅高达约30个基点。

1月22日,根据彭博最新搜集的市场分析师综合意见,约70%的分析师仍然继续给予摩根大通、花旗、高盛、摩根士丹利相当于“跑赢大市”的评级;不到10%的分析师认为,目前应该卖出手中的大行股票。显然,上述接受调查的卖方分析师们没有理睬来自银行们自身的劝谕。

事实上,高盛的管理层在四季报后的电话会上警告投资者,2021年并不太可能延续去年的交易盛况,摩根士丹利首席财务官Jon Pruzan表示“2021年不会复制2020年”,而摩根大通首席财务官Jennifer Piepszak则对商业银行部分提出担忧,指出仍要防范未来的进一步风险,并称“得知道目前巩固的‘桥’(指坏账拨备)是否够长”。银行高管的表态显然表明,疫情带来的风险尚未完全离开银行业。

此外,美国银行业在2020年显示出行业高度集中的问题,也引发了监管的高度重视,可能因此招致更高的管理成本,监管的阴云徘徊在行业上空,随时可能“下雨”。除了美联储外,美国的立法机构也在密切监督银行们的举动。

目前,坚定的华尔街批评者、参议员Sherrod Brown,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的大热候选人。市场分析认为,他的成功当选将结束共和党领导了5年的银行委员会“亲商业”氛围,将给华尔街银行们带来更多的头疼因素。Sherrod Brown在1月初称:“美国的银行能量巨大,得进一步了解他们的从业情况。”他认为,美国参议院长久以来政策倾向华尔街,但在民主党领导下,他将“更多为其他人工作,把劳动者、他们的家人以及更多生计相关的事物放在我们工作的中心。”

最新数据显示,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富国银行、摩根士丹利、高盛六大行在2020年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增加体量,一年内总资产额合计再增1.64万亿或15%,至12.54万亿美元。其中,规模最大的是摩根大通,总资产规模达到3.4万亿美元,最小的摩根士丹利也有9559.4亿美元。

根据美联储网站的资料,总资产规模超过1000亿美元的银行已经被美联储认为是需要进行额外系统性风险管理的“大银行”,这样的银行在美国合计有约16家,合计资产规模达到15.72万亿美元。相较之下,在美国上市的其余932家本土银行合计资产规模为16.36万亿美元,刚刚能与这16家巨头进行抗衡。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标签: 银行 业务 美元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
本类推荐
TOP 10